这是发生在上周三的事情了,那天是我铁子21岁生日, 我们在酒店吃过了饭。 准备去附近最大的夜飞行KTV唱唱歌。 嗨一嗨。 以庆祝我铁子生日快乐。 一起去的朋友有15人。 7男7女。 算我正好15个。 看着其他朋友都拉着自己的对象。 我感觉很没面子。 不是我没有对象,是因爲恰恰我铁子生日的前一天我与我处了一年多的对象惨淡的分手了。 因爲她要搬家到上海去了,与沈阳相隔千山万水。 与其等她!不如分手痛快。 刚刚失恋的我。 也没心情再找对象了。 我们离开饭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1点半了。 我们走到夜飞行的时候已经将近12点了。 我们到面开了最豪华的VIP包房。 唱了几首歌。 便将音响调到最大。 疯狂的摇了起来。 看着其他朋友与自己的对象边摇边动手动脚的。 我醋意横生。 借口去大便。 冲出去门口。 走到KTV外面的台阶上。 一个人抽起了烟。 这时,从远处走来了一位大约20岁年纪。 穿牛仔裤裙。 上身套了件白色短衫的妖艳女郎。 她径直的向我走来。 走到我面前!用一种迷人的目光盯着我。 我顿时一阵慌张。 五花八门的想法在脑海中涌现出来。 那位女郎却一瞬间把目光转变爲凶狠看什麽看有打火机没给我用下。 ) 我脑海一阵空白。 随即掏出了火机,递给了她女郎瞟了我一样。 拿出一支纯白的香烟。 很潇洒的用火点上。 我仔细的看着她。 零乱的头发散在肩上。 一双狐媚如丝的眼睛上抹着碧绿的眼影。 双唇也很滑腻。 不时的用舌头去舔双唇。 好像勾走了我的魂魄。 高耸的双峰顶着衣服。 可能面没戴奶罩。 因爲能清晰的看见衣服下两粒奶头的形状。 裤裙超多。 只延伸到大腿根部稍稍往下一点位置。 雪白的大腿在路灯的微弱光芒下更加的迷人。 她的臀部很丰满。 身材是典型的S型。 脚踏一双黑色高根鞋。 看着看着。 我的胯下充满了欲望。 好像一瞬间把她压倒在地。 去掠夺她身上那淫荡的野性气息。 (你妈的。 我说话你没听懂是不是看屁啊。 ) 我惊醒过来。 虽然她很吸引我。 但这麽骂我。 我真有些生气了。 (我看你咋的啊还不让看啊操)我有些激动的回道。 (哎。 我挺牛逼是不是。 你家哪的。 信不信我找人干你) (呵呵"找人就不用了。 你要是想干我的话,我绝不还手啊。 哈哈哈。 你来干我好了。 边有床)本人我就对她充满了欲望。 这麽一来正好发泄出我心中的饥渴。 妈的。 你再说一句。 你给我等着)说着,她跑进了KTV.过了一会领了四个男的出来。 冲过来就推了我一下。 还踹了我一脚。 喊道你不挺牛逼吗;你再骂我一句试试) 我有些慌张了。 没想到她能叫人。 我连忙说句你等着)便飞似的钻进KTV把我那几个正在疯狂的朋友们拉了出来。 我其中一个朋友(就是今天过生日的) 他冲着对方那四个男的中最高的一个喊了一句(果子啊。 你什麽意思啊这是我铁子) 那个男的顿时面色慌张了。 低声的对那个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女郎说了句话。 连忙跑过来给我那位朋友点了一支烟。 说云哥啊。 不好意思啊。 这是我妹妹。 也不知道和你朋友咋的了。 骂起来了) 我将事情经过讲了一下。 那位个子很高的男的。 训了那个女郎几句!女郎的面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愤怒的看了我一眼。 转身走进KTV了。 我的那位朋友又和对方四个男的聊了几句!便这麽散了。 事后我朋友跟我说那四个男的是夜飞行的吧台服务员。 以前是他弟弟的朋友。 我们又在包房继续摇了起来。 下半夜三点多的时候。 朋友们都累了。 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走出房门。 来到厕所准备好好轻松一下就睡觉。 正当我走到女厕快到男厕的时候!我的余光扫了一眼女厕内。 竟然看见刚才那位妖艳女郎露着雪白的丰臀正在提裤子。 她的臀部又肥又翘。 股间那迷人的曲缐。 让我的鸡吧又一阵勃起。 她提好了裤子。 转过头来。 我连忙跑到旁边的水池边装作再洗脸。 我听见她走到我的身后停了一下。 才走到我一旁的水池看也不看我一眼的洗起脸来。 我装作很慢很慢的样子。 等她洗完了之后。 我才挺起身。 脑海想着该用什麽方式与她搭话。 只见她走到厕所门口。 掏出一支烟。 却没有点上。 而是用手在身上的兜乱摸。 我知道了。 她没有打火机。 我连忙奔到她身旁。 以连我都震惊的速度掏出打火机给她点上。 她看了我一样。 眼色很复杂。 便接受了我的点火。 她抽着烟。 看着我。 一脸的尴尬。 我说道(哎。 都是误会嘛。 我今天心情也不好啊。 ) 她勉强的笑了一下。 对我说(对不起啊。 哥哥,我不知道你朋友是我哥的哥。 刚才的事真抱歉啊) (没事啊。 我从不和女人生气的。 尤其是美女。 呵呵") 她笑了笑。 (别扯了。 我还美啊)说着。 我们便闲扯了起来。 半小时后。 正聊到她以前对象的事上。 她说(我男朋友和我处了两年就给我甩了。 操。 男人都是傻……)她立刻住口。 看了我一眼。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 她突然一阵恶心。 低下头吐了起来。 我连忙问怎麽了。 她吐完起身对我说磕药磕多了。 胃难受。 )说着她软绵绵的趴在墙上。 那丰满的臀部将裤裙大大的撑开。 让我能看见她裙下的黑色内裤。 那内裤下的景致一定很美丽吧。 我淫秽的想。 要把握机会啊。 我连忙将坚硬的下身顶在了她的臀部上, 双手扶着她的肩。 说: 我扶你回包房休息一会吧。 她眼神迷乱的看着我。 点了点头。 我没有去包房。 而是带她进入了女厕。 找了一个最靠的间。 半推半扯的进去了。 反手将门锁牢。 她看了看四周。 说(带我来这干嘛啊) 我兴奋的说(帮你清醒清醒啊)说着。 我用嘴封住了她那滑腻的双唇。 由于她刚吐完。 所以唾液很多。 我用舌头在她的嘴翻磙。 把她口中的汁液吸进嘴。 她软绵绵的挣扎着。 却更能刺激我的欲望。 我疯狂的吸着。 顺便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 果然没穿胸罩。 那对坚挺的奶子仿佛充满了欲望。 高耸而鼓涨。 我轻轻的捻着乳头。 好大的乳头啊。 仿佛像一颗大樱桃一样。 捏一捏都能出水。 (你干什麽啊……放开我啊……不要啊……) 那声音软软的。 其中好像又带着一种欲望。 我更加的兴奋了。 加快速度搓揉她高耸的双乳。 不时的用手去挤压。 感觉这对弹性的双峰。 她的两腿不时的摩擦。 我右手在她的双乳上横冲直撞。 左手从她的裤裙下探了进去。 她的大腿根黏黏的。 湿湿的。 那内裤已经被淫水浸得湿淋淋了。 我用手指在她的两腿间用力的一戳。 (啊……嗯……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个样……就喜欢弄人家……) 看来这小浪女没少被人玩了。 我更加的兴奋了。 用手从内裤边缘滑了进去。 感觉到她杂乱的草丛下。 那淫水泛漤成灾的骚穴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正要进行下一步动作。 她突然仿佛从梦中惊醒。 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打开厕所门跑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呆立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追了出去。 只见长长的走廊空无一人。 我心想自己做错了什麽啊。 扫兴的准备走回包房。 正当我快要到了的时候忽然发现包房斜对面的门虚掩着。 刚才出来的时候那没人啊。 是关着的啊。 我奇怪的走到门前。 往看一眼。 只见在走廊灯光的照射下刚才那个小淫娃正坐在地上。 光着上身。 用手搓揉着那对高耸的双乳。 不时用手指在奶头上捏着。 裤裙已被向上完全掀起。 她大大的张开双腿。 用手指在骚穴拼命的抽插。 嘴发出(啊……嗯……)的声音。 看见这幅春色无边的画面。 我自然再也控制不住了。 飞身进去关上房门。 在黑暗中抱住她那磙烫的身体,再也受不了的。 拔出坚硬的鸡吧。 插进她那湿淋淋的骚穴。 快速的律动起来。 20分锺后。 我将磙烫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身上。 我坐在地上,抱着她。 轻轻抚摸她的发丝。 (我们赶快走吧,一会服务员来了看见不就完了)我说道(他们都去睡觉了2小时之内是不会来的了。 再陪陪我嘛。 好哥哥。 )她用十分下贱语气对我说。 (啊去睡觉了那晚上不怕有人偷东西啊) (今晚特例嘛……)她用手轻轻捏着我的乳头。 有种麻麻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 (爲什麽啊)我还疑的问。 (你把灯开开嘛。 我跟你说啊) 我起身将灯打开,回头一看。 那是怎样一幅画面啊。 地上有着手纸和一些吃剩的香蕉。 她光着上半身。 两腿大张。 她的身上有着我射过的精液。 那对坚挺的双乳。 又白又嫩。 可是上面有着几块微红的印迹。 不知道是什麽。 大腿根上也有着繁多的斑点。 红色的。 我走回她身旁。 惊讶的看着她。 她娇喘了几声。 趴在我肩膀上。 低声对我说。 (你知道今晚爲什麽没有服务员看场吗) 我问道(爲什麽啊) (因爲他们刚才已经刚将人家轮搞完啊。 都累了。 都去睡觉了。 所以这些时间没人看着)她说话的时候还在用双乳在我的胸前摩擦。 我刚软下的鸡吧不禁又有了新的欲望。 (不会吧多少人搞你一个啊)我问道。 (所有的服务员啊。 十多个男的吧。 他们用香蕉搞我的骚穴。 搞完了还逼我吃下去。 他们还将玻璃球塞进我的屁眼面。 我现在那好涨啊。 你可以帮我拿出来吗)她擡起头。 乞求的看着我。 我连忙答应。 用手伸进了她的屁眼果然摸到了两三个球形的东西。 我惊讶的问(你就这麽随便让他们搞吗) (不是啊。 我那个认的哥哥。 就是个子很高的那个。 经常在我家这麽搞我。 搞的人家好爽噢)说着。 她将手伸进了骚穴面来回的抽插着。 断断续续的有淫水从面滴出来。 我的鸡吧已经完全恢复体力。 但我还想把事情问清楚再进行下一步。 我伸出两个指头。 放进她的屁眼。 夹住一个球。 用力的向出拽。 终于。 一个球出来了。 上面还沾着土黄色的东西。 臭臭的。 好难闻。 她的大便怎麽在上面啊。 这球放的很浅啊。 我控制住身体的欲望。 接着问道(你真的那麽喜欢被人搞吗小贱货) (是啊。 我哥哥在家总用水果弄人家的屁眼。 还用电棒和手机震动来玩人家的小浪穴。 啊……玩的我好爽啊……这次让这麽多人一起玩我。 真的好爽。 还能挣点钱花。 真是划算啊) 我简直惊讶她的放荡与淫秽。 我上过不少女孩。 但这样的的确第一次见。 (接着说啊。 小贱人。 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听)我又夹住一个球。 往外使劲的拉扯。 她的屁眼好松。 不知道被别人搞过多少次了。 于是我插进去三个手指。 (啊……哥哥你好坏……玩我的屁眼……但是又好爽噢) 她酥麻淫荡的嗓音让我现在就想用鸡吧使劲的插她。 可是我想多玩一会。 (接着说啊。 小贱货) (好喜欢听哥哥叫我贱货啊……我以前就是干小姐的啊……有不一样的客人虐待我……蹂躏我……我好喜欢被人家打呢……) (是这样打吗)我使劲的在她的乳头上掐了一下。 (啊……对……就是这样……好爽噢……不过你要再使劲一点嘛) 我又夹出了一个玻璃球。 她的屁眼好像就有三个球 了让她爽。 我捡起了她的高跟鞋。 用鞋根使劲的从她的屁眼插了进去。 (啊……对……就是这种感觉……好刺激啊……) (那你爲什麽要出来干小姐呢穷吗) (不是啊……我家不差钱啊……只是我父母离婚了。 我的后爸总偷偷的在人家睡觉时。 搞我的屁眼啊……有一次还用钢管来搞……搞的下面都出血了……不过好爽噢……) (后来我想明白了……既可以攒钱又可以让自己爽……多麽美的工作啊……如果客人肯定帮我舔屁眼……我都会给他们打折呢) 我有些受不了了。 拔出高根鞋。 掰开她的双臀。 用舌头伸进她的屁眼面进进出出着。 屁眼的下表面有许多大便。 但我已经不管那麽多了。 谁让我这麽喜欢眼前这个小贱人呢。 (哥哥你真好啊……刚才人家正在厕所大便……可我干哥硬是在那时候用玻璃球搞我的屁眼……的我的大便才拉出来一半啊。 干哥哥他……不但用玻璃球搞我……还用大鸡吧插人家的小浪穴……后来将精液射在了人家嘴呢……好香的液体啊……) 我擡起头换成手指在她的屁眼面进进出出。 (你很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吗) (是啊, 以前我的后爸总给我他的精液吃……好浓的味道噢……刚才十几位哥哥用大鸡吧使劲操人家的小浪穴……连续干了我好多次呢……有一次我都差点休克了呢……他们的鸡吧好粗好长噢……) (嗯……啊……好哥哥……刚才人家都没拉出来……我要去一下厕所啦……你再插……我要拉出来了……你等我……我一会回来噢……) 这种情况下我能让你走嘛。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啊……坏哥哥……别插了……啊……拉出来了……啊……) 稀湿的金黄色条形体从她的屁眼滑了出来。 恶臭的味道让我做呕。 可是这种感觉好刺激啊。 我还是第一次和女人玩这种游戏。 真是爽啊。 我将她的大便握在手。 捏成稀碎。 抹在了她那雪白的屁股上。 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哥哥……不要嘛……怪脏的啊……不过屁眼那种滑腻的感觉……又好爽啊……) 我用手指在她的屁眼时进时出。 抠抠按按。 越来越多。 却更加液体状的大便涌了出来滴在地板上。 (哥哥……好爽噢……)她伸过手来从屁眼旁捻了一些大便放进嘴。 在细细的品尝着。 (你他妈的真是个骚货。 贱人啊。 你真是个小变态啊。 哈哈哈。 ) (哥哥……啊……我好喜欢你这麽叫我啊……啊……嗯……) (你前一会在KTV门口不是挺酷的嘛。 怎麽这会像变了个人呢小贱人) (啊……人家那麽做……是装的嘛……啊……噢……) (小贱货……真会装。 告诉哥哥我……你这肮脏的屁眼被弄过多少次了) (啊……300多次吧……记不清了……以前有好多哥哥用扫把……电视插销弄人家的屁眼……和骚穴……弄得人家那都得皮肤病了……好难看啊……) 哦!原来那红点是皮肤病啊。 我还以爲是性病……我没有多想。 接着问道: (你处女给谁了小贱人) (给了我一个姐姐啊……嗯……哥哥别插了……屁眼那好痒啊……我要你的大鸡吧……) (哈哈!一会肯定给你啊……给姐姐了怎麽回事啊快说) (啊……我那个姐姐喜欢搞同性啊……她用电动阳具插穿了人家的处女膜。 那时的我……才14岁啊……嗯……那姐姐经常让我喝她骚穴流出的水……经常让我舔她的屁眼……还掐我的奶头……我好喜欢那种感觉啊……嗯……) (啊啊……我都受不了啦……我掏出鸡吧……在她的屁眼口润了几下。 我的龟头上沾满了她的大便。 我伸到她嘴前。 好好帮哥舔舔。 快点的) (哇……好大的鸡吧啊……哥哥真好啊……嗯……唔……唔……唔……) 她的小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滑来滑去。 与她的大便搅在一起。 触电般的酥麻感觉涌遍全身。 好爽噢…… 我脱下鞋。 用脚前面伸到她的胯下,在她的骚穴口上时进时出。 她的浪水流了一地。 我拔出鸡吧。 控制了一下欲望。 (哥哥好会玩啊……妹妹的骚穴好爽啊……噢……嗯……) 我稍微用力的踢了一下她的骚穴。 (啊……哥哥……好疼啊……不过好爽啊……) 我的脚上沾满了她的淫水。 我擡起脚在她的美乳上划来划去。 偶尔用力的挤下她的奶头。 这淫的画面使我还没插呢。 就想射了。 我连忙控制了一下心神。 将她的大屁股转向我这面。 那淫秽的屁眼还在往下滴着浑黄的便液。 我将鸡吧对准她的屁眼,低吼了一声用力干入。 两只手从她的屁股上绕到她的骚穴。 用力的捏住两片淫唇。 左拉右扯着。 我的不停的摆动身体。 鸡吧在她的屁眼面快速的抽插着。 (啊……哥哥……好哥哥……你的大鸡吧好爽啊……啊……噢……) (妹妹的屁眼快要被你干穿了……啊啊……噢噢……) (哥哥……啊……妹妹以后再想被插……就找你啊……啊啊……噢) 我大腿根部与她的臀部用力的撞击。 一阵阵淫秽的肉响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啊……哥哥……好爽啊……嗯……大鸡吧……插死妹妹了……) (噢……哥哥好强啊……比刚才操我的那十几位哥哥都强啊……嗯……噢……) (哥哥……噢……啊……屁眼好爽啊……) 因爲我剧烈的抽插。 在屁眼周围的大便已四处飞溅。 这淫荡而变态的画面让我今生难忘。 (啊……啊……噢……噢……插死我了……啊……嗯……噢……) 在接近半小时。 和我不断的控制下……最后我还是受不了了的将精液一股脑射进她的屁眼深处。 (哥哥你好勐啊……插死妹妹了……可是妹妹还没要够啊……噢……哥哥……)她迷乱的看着我。 我的肉棒由于刚射出精液。 所以还没有软下去。 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用力的将屁股坐了下来。 我的鸡吧又深深的埋进她的屁眼。 她一上一下的跳着。 我的鸡吧没有得到缓和。 就迎来更剧烈的运动。 一阵酸痛的感觉传遍我的身体。 我看着眼前跳动的双乳。 我抓住它们。 用牙齿用力的咬着奶头。 鸡吧仿佛又增加了活力。 慢慢的恢复的了刚才的状态。 可是我的体力还没有恢复。 只好硬撑着作战。 (噢……哥哥……好爽啊……妹妹的屁眼爽歪了……) 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我大腿上动着。 每一次坐下都有一股便液流到我的两腿间, (啊……妹妹的屁眼爽死了……但骚穴也要爽到家啊……噢噢噢……嗯……) 说着。 她擡起屁股。 倒在地板上。 张开大腿!那淫水遍布的骚穴就在我的眼前。 我冲了过去。 擡起已经有些发疼了的鸡吧。 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哥哥……真好……陪我这麽久……啊……给妹妹更多啊……) (啊……妹妹好爽啊……使劲干……啊……再使劲点啊……噢……) 这次比上次快了很多。 她在五分锺后终于泻出了憋了很久的阴精。 那类似精液的乳白色液体顺着她的骚穴肉壁流在了我的鸡吧上。 她瘫软的倒在了地板上。 我却插起了兴致。 我又使劲的在她的骚穴抽插了200多下。 终于将磙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骚穴最深处。 我们的体恢复完毕。 她恢复了我第一次见她时的神态。 傲慢。 酷。 我看着她那神情想起刚才她变态淫秽下贱的表现。 又捏住了她那又白又大的奶子。 挤压搓揉着。 但是她没有丝毫性趣。 她打开我的手说(谢谢你刚才了。 由于我被人干了几次没有尽兴。 所以憋了很久。 谢谢了。 ) 她穿好衣服。 那雪白的屁股在我面前一摇一摆的。 我抱住了她的屁股。 用力的抓着。 说(好妹妹啊。 哥哥是第一次遇见你这种双重性格的女孩。 我好喜欢你啊。 交个朋友吧。 ) 她淡然的看了我一眼。 没有作声。 从衣服拿出一支笔。 在我的手上写了个电话。 转身走出了门。 顺便说了一句别忘了去医院) 我诧异了一会。 醒过神来。 连忙追了出去。 可惜已不见她的人影了。 事后。 我在上午9: 00锺去了附近最大的医院。 打了性病预防针。 医生说(这是一种很平常的性病。 发现及时。 所以没什麽大问题。 打几瓶滴熘就会好的。 以后记得别和女人烂搞了。 ) 我特别愤怒。 第二天我找了我那位朋友去红兰德找那个小贱货的干哥。 她干哥说(她根本不是我妹妹当时是因爲没好意思说编的。 她是我从农存找来的一位廉价小姐。 看她人长得挺好看。 又收费便宜。 就带她和我哥几个玩群交。 后来在包房我哥几个给她轮了。 她说她有性病。 我们就连场也没顾一起去医院看病了。 后来才发现只是一般的病!可店的吧台却少了1000多元钱。 那些钱是刚收的。 还没锁上。 老板都给我们狠狠的训了一顿呢。 都罚钱了。 这事也没法报警啊! 哎!!…… 我听完他这麽一说。 心中感情交集。 不知道说什麽才好。 尽管这个小贱人骗了我许多事。 但她的淫贱和变态可不是随便装出来的。 我永远想念她。 我遇到过最淫贱最变态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