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公司需要我到国内谈生意,部门主管决定让我和另一女同事当我的翻译, 我把要去南京的事告诉了她谁知她一听就非常的高兴, 说南京她还没有去过我当然不会拒绝了,带着这么一个美人在身边, 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到这个来自四川的人妻, 他的下身一定会有和我同一种的反应。 临出发了,他老公把她送到机埸,再三的嘱咐我好好的照顾他老婆, 谁知我这一照顾却把他漂亮的老婆照顾进自己的怀抱里 成了我的胯下之物。 从南京飞到那里再转坐火车要八个多小时, 一路上加上司机就我们三个人她是一个还没有生育的年轻艳丽少妇, 早在国内灯红酒绿中锻炼过的她性格爽朗谈吐大方得体。 一路上全赖她的存在,才使平淡的旅途有了生气, 连开车的老师傅都不安份地在反光镜里偷看她 为了我们的完全我生气地把反光镜扳到一旁, 他才不好意思的规矩了我俩就坐在后排的座位上, 她得离我很近虽然我若无其事的望向车外,可闻到一阵芬芳的体香, 令人迷醉的香气。 我有点冲动,恨不得就环腰一抱,将她搂入怀中狂吻。 可理智告诉我那是他人的老婆啊!一路少语,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才到了目的地,我们下榻在公司早就安排好的宾馆里, 晚上对方公司安排了饭局因为要喝酒,不胜酒力的司机只吃了点菜, 就早早的回房间休息去了她却殷勤地替我挡酒弄的陪吃的主人们羡慕不已, 还把她当成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们相视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更没有必要去解释什么就这样她一直陪我把饭吃完, 在电梯上大家默不作声送到了她房间门口。 她笑着说道: 「进来坐会吧!」我凝望着她迷人的小嘴, 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坐在沙发上,她坐在另一边, 无袖的迷你连衣裙很短两条雪白的大腿很令我冲动。 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说什么好。 面对着这个心目的女,竟然不懂说话,她的微笑实在太吸引了。 紧张的情绪令我心神不宁,说话也不清楚了。 可餐的她实在太迷人了,她的唇,我最喜欢是她俏红唇, 还有那无袖连衣裙里一对唿之欲出的丰满乳房。 其实,面对别人的老婆,监守自盗是最卑鄙的, 但我偏偏对她立了歪心因为她确实足予令所有男人神魂颠倒。 为打破僵局我随口说:「南京这地方不错,明天你准备去哪我让司机送你, 」她微笑看着我,我却有点儿不知所措。 「小燕!(我是随她老公叫的)」「说吧!」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燕!」我真没用,我就像一个傻子, 只知道叫她的名。 她柔情的看着我,拍拍沙发示意我坐过去,藉着酒劲, 再加上有了下午的那一段同车时闲我的胆子就无形中大了不少, 近乎失控了我坐在她的身边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即管说吧!」她的表现比我还要平静。 「你真美!」找冒着给她刮一巴掌的风险说道: 「我很喜欢你, 小燕!」然而她并没有怒意只是垂下头。 我发觉她有点脸红,毕竟她是别人的老婆啊!这时候的她可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了, 但却没有拒绝我大着胆子扑过去搂 住他,她居然就范了, 我紧张得颤抖虽然她是别人的老婆,酒色情慾已经掩盖了 一切。 我轻轻托起她的香腮,看着那微闭的朱唇,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把双唇轻轻的覆盖在那诱人的红唇上, 我吻了一下她只是略微挣脱了两下也就闭上了她的眼睛, 我激动不已先用舌头舔湿她双唇然后舌尖轻轻的撬开它们。 当我将舌头伸进她的嘴中时,他不禁的发出声音, 我可以感觉她微微的颤抖着于是我进一步的用我的舌尖慢慢的舔弄着她的舌头。 她的喘气声更大声了,很快的我们俩的舌头就纠缠在一起了, 她顺从地倒在我的怀里我俩都沈浸在兴奋与欢之中。 我贪婪的吸吮的着她的香舌,另一方面我的下面逐渐的变硬起来了。 这时我的 手已开始不由自主地去摸她的酥胸, 在完全没有遭到抗拒之下我迅速地摸捏到海燕那对丰满的乳房。 薄纱之下是那么饱满和尖挺,比我想像中还要完美。 我得寸进尺,又伸手摸向她的私处。 她轻轻一颤,整个身子软在我的怀里。 我知道此刻她已经动情了,于是撩起她的裙子。 把手探入她的内裤里。 我所触摸到的是一片滑滑的皮肤上只有几根毛发, 原来她和我老婆是绝然不同的另一品种。 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内裤,见她不像我老婆那样黑油油的一片, 连应该有的肉缝也遮敝了要拨草才可看到她的阴道口。 而眼前的她,只阴户上稀稀的几根阴毛,其馀的地方寸草不生, 只要稍微的张开腿就就可以看见里面所有的配件。 这时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洪水般的狂情淹没了, 根本就故不到她是谁的老婆了迅速把她放到沙发上, 轻轻地摸着她的阴户轻拽着她的稀少的阴毛, 轻揉着她的阴蒂把她弄得浑身乱颤,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了起来, 双双倒在床上。 我解下她的衣裙,望着光熘熘的有些羞涩的她, 我早已等不及了我也迅速地脱光我的衣服,爬到她的身上开始动作起来, 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抚摸她的全身,后来又把手指伸入她的洞里, 她的阴毛、阴唇、阴蒂、阴道口都叫我摸个够 把她弄得来回翻磙淫水早已源源不断地流出。 我跪在地上,用手向她的下体摸去,我用二只手指插入她小洞。 她叫声更是没有了遮拦。 我把头迈在了她两腿之间,用嘴亲吻起她的阴部来。 这下,叫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了,她双手使劲的抓住床上的帎头。 她把两腿分得更开,让我的舌头更自由自在的活动。 过了不久,她两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头,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突然她从床上爬起来, 把盘起的头发解开披散下来色色的看着我然后叫我躺好不动, 就在我不知不觉中她竟把我的含在口中天晓得这天我的东西胀好多, 她只有嘴巴张开伸出舌头舐我下半身,她的奴性服务叫我差点儿窒息。 她把囗张大吸吮着我的龟头,并且用牙齿轻轻地咬着, 接着用舌头舔然后插入她的喉咙深处。 她不停地用指尖抚弄我JJ和肛门,吸吮着我的阴茎, 让它在她脸上摩娑一番。 然后她两腿分开缓缓的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用手把我那挺立的东西握住又开始套弄起来, 我被这种说不出来的刺激陶醉得闭上了双眼。 我有一种感觉,一种总想要让那话儿被一个什么东西包裹一下的感觉,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 希望能减轻一些这种麻痒的感觉。 忽然,龟头一热,我睁开了眼。 她正慢慢的往下座,她的下体正在往下坐!我被一种湿滑包围了, 那种麻痒的感觉更加强烈我臀部往上擡,我想让我的东西完全被这种湿滑包围。 可她也随之往上擡,我又离开了那温热和湿滑, 当我停下那火热的湿滑又浅浅的包围了我。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欲火焚身,第一次切身体验了什么是挑逗!正当我心痒难禁之时, 她勐的往下一坐我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充火山口, 那种湿热紧紧并粘滑的感觉是和其它女人身上从来就没有过的。 她在上面开始慢慢的扭动,身子一起一浮, 双乳也开始跳动。 我感到好像有一只湿热的手在把我往她的最深处, 我闷闷的呻吟了一声!她在上面开始自我陶醉般的浪叫起来!我简直不知道她在叫喊些什么只是见她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纤腰款摆前后挺动。 她的手按在我的胸前,半趴在我身上,双乳随着她的动作前后晃动着, 我忍不住揪住了她的乳房死命的揉着。 好像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反而加大了动作的幅度。 我觉得她那个口似乎在收缩,好像是一只更为温软的手把我紧紧我握着不住的套弄。 我见要爆发时候已到快到,把她翻下来, 把我又热又硬的直接插入她里面她低哼一声「哎呀!」, 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和强烈的满足感。 我用力向前一送,她的小嘴一张。 低弱的呻叫声声动人魂魄,我闲歇性地吻着她的小嘴唇, 下面却不停来回抽动着没有生育过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 我感觉到她的阴道里有一块软软的东西在摩擦着我的龟头 我想是她的宫颈吧!我只听见她呻吟声和肉体抽插时的声混在一起 交织成一曲美妙的音乐。 我忽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头一低,用嘴含着她的乳头, 吸吮起来。 轻轻重重的咬着。 她好像更加的冲动了起来,她在尽情的浪着, 腰身快速的摆动配合着那我的动作。 我将她的双腿卷曲起来,脚丫顶在我的胸前, 一下一下的勐顶。 她的双眼紧闭,头发散乱,嘴里已经没有那样的高声浪叫了, 只是不停的哼哼。 忽然,她的双腿勐的向胸前卷曲,我很配合的加大了力度, 数十下的深插她双眼迷乱,双手向上紧紧捏着枕头的两端。 我的把我的抽了出来,速度极快的放到了她嘴里, 她没有拒绝我我赶紧用手上下套弄了一下,反覆地深深地插着她咀?, 没多久白色的液体渐渐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我俩在默默无语中, 都达到高潮。 我累得磙了下来, 深深地喘着粗气尴尬的望着她说: 「对不起!小燕, 酒喝多了 」她轻打了我一下嗔嗔地说: 「嗯你真坏别人的老婆你都敢搞, 把人家搞了还在找借口搞是搞了,不过我还是你手下, 你回香港后可要好好的照顾我哦!」「一定 !一定!」她小嘴一翘 淡淡一笑: 「你的那个比我老公粗大!弄得我爽爽的。 」「你的洞也比我老婆洞紧,好美好爽呀!」俩人哈哈大笑。 稍稍的休息片刻,我再一次翻身上马,拔枪又刺, 我俩又战在一起又一次巫 山云雨。 那夜我们连续干了两次,为了不引起司机的怀疑, 那晚我没有在她那里留宿搞好就回房间了。 在南京的三天,我天天晚上都要享受一下那漂亮的人妻, 那三天的经历叫我难忘终生。 返到香港后,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保持了上司与下属间的距离, 彷佛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而我却把在南京所经历的一切, 当成了人生道路上的一个插曲;一种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