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淫女柔文是一位寡妇,他的丈夫在战争时, 不幸在南方战场上牺牲了当时柔文尚未满三十五岁。 她带着养子德华,武雄及女儿昭燕来到了北京市郊外, 打算离开以往的伤心地。 她们借住堂兄家中,堂兄也一直小心地照料他们, 但柔文为了不想欠人太多人情毅然决定离开。 当时物价飚涨,物资缺乏,使柔文心中一直上下不安。 但为了生活下去,柔文努力的克服困难, 她抱着满怀的希望来到广州但当时只见片地焦土, 母子四人望着天空发呆德华已经十八岁,武雄十三岁, 昭燕只有十岁三个孩子依靠在柔文身旁,想到孩子的未来, 使柔文再度提起勇气带着他们到处收集可用之器具, 一点一滴的建造起一间遮风挡雨的小房子。 战争过后街道慢慢的复苏,人们也为了生活开始忙碌, 柔文先前收集的铁块器具也卖出不错的价钱, 生活也比较稳定。 但当时三十六岁的柔文内心却无比的空虚, 在她体内的生理现象正一次一次的冲击着她, 她时常因为性慾的暴发而焦虑不安而当她与三个小孩在冬天相拥而睡时, 她更是有股冲动想要摸摸德华那越来越大的阴茎 但柔文总是跑隔壁的小房间以那根捡回来的光滑木棒 放入自己那有如十八岁般美丽无毛的阴部中拼命的做活塞运动 她只希望能有一根粗大的鸡巴能在此时出现。 这一天午后下了场雷雨,空气非常的沈闷, 柔文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她觉的自己像一只发春的野兽, 于是整个人混混沌沌的往海边走去。 她慢慢的跑着来到海岸边希望能放松自己,忽然她想到半个多月前, 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被六名粗暴的男人带到这边轮奸了, 几天前还有一位十二岁的女孩的阴部被凌辱成重伤。 想到这?柔文的阴部慢慢湿了起来,更放慢了回家的脚步。 破烂的房子到处林立,柔文踏着残檐破瓦, 一步一步的前进忽然背后传出了声音,不要出声, 不然我杀了你。 柔文听出那是个小男孩故做雄伟的威胁声, 心中不禁产生一股期待感阴部的淫水又慢慢的渗了出来。 如果你不乖乖听话,而要作无谓的挣扎, 那你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把你的身体转过来。 站开双腿的男孩,不待柔文说话,狠狠用力把她拉过来。 柔文心中有点害怕,却只是怯怯地擡起头来, 而男孩在黑暗中显得有点慌张的样子很快的柔文的裙子被掀起, 男孩把她的腿粗暴的拉开并让柔文躺下。 柔文透过明亮的月光,很清楚的看到男孩的脸,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不过是个十七 八的毛燥男孩。 当男孩的脸贴近时,才发现手中猎物是位美丽的中年女子, 虽然穿着破旧却掩埋不了她的气质,胸前起伏的巨物, 更是让他一手无法掌握。 只见他脸朝向旁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伸手插入柔文的阴部, 展开手指的运动。 被男人的手指轻触阴门时,柔文的全身敏锐的感觉到毛孔的扩张, 尖锐的刺激使她全身僵硬了起来只是轻轻的触摸女人的敏感部份, 淫水便又源源不绝的流出光熘熘的下体,更使男孩清楚的看见柔文的神秘地方。 成熟中年女子的淫乱此时已经苏醒过来, 光是轻抚高高挺起的阴核便使男人急躁的心开始混乱起来, 像茄子一样的东西早已迫不及待的在湿润的花瓣上磨擦, 喷张怒吼的阳具如箭上弦对着目标不断的向前冲刺。 二十二公分左右赤红粗条的壮茎,像磙烫的金属铁棒, 在柔文长年来一直处在饥渴的情况下(吱)的一声, 全根插入男孩使出浑身解数全力的抽送起来, 柔文也受用的挺着屁股迎送着嘴?更是淫荡的哼哼哈哈的浪叫着。 啊!好.......用力一点.......好舒服啊!快点.......好棒啊......好爽啊......嗯......嗯......对......就是这样.......啊.......插的小穴美极了。 男孩不曾干过这么好的穴,又在柔文的淫叫下, 只觉得龟头舒服的不得了又觉得柔文的穴会吸着他的龟头, 更没命似的将鸡巴用力抽送。 忽然柔文混身一阵颤抖,阴户?急促收缩吸吮着龟头, 一阵磙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同时娇喘连连的说:啊.......啊.......好美......唔!我要上天了......小穴.......丢.......精...了......真.......舒......服。 而男孩在此时仍然精力旺盛地不断在柔文的体内取其所需, 一点也不拘束柔文激动的反应,言语及动作更刺激了男孩的情慾, 他深深地把阳具插揉阴穴?频频发出帮浦抽动的声音。 他偶尔也会把柔文的臀部擡起,低头含住她美满的丰乳, 舌头巧妙地转动吸舔男孩的粗棒在柔文神秘动穴中不断发出美丽的乐章。 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出来了......男孩把阴穴内的勃张怒茎抽出三分之二时, 身体突然用力的往前一冲而全身抖动,保持许久的精气, 一股脑在柔文的阴户?解放然后伏在柔文身上一动也不动, 而柔文也宛如经过高射炮连续开火攻击一阵又一阵自子宫暴发, 幽长遥远的快感不断袭来。 ......唔.........唔.........从柔文口中模煳不清的呻吟声不断昇扬。 男孩磙烫的精液不断从柔文体内流出,也刺激着她敏感的黏膜, 而发出了喜悦的鸣奏。 柔文一直抱着男孩,似乎一刻也舍不得分开, 让两人的身体毫无空隙的连接着。 一会儿男孩忽然把柔文用力的推开,快速把裤子穿上, 像狡兔般一熘烟便消失无踪。 柔文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起,尚留男孩体温的下半身仍然大大张开, 留下一脸愕然的柔文。 好久好久柔文茫然地躺在原地。 望着渐渐远去消失在密林中男孩的背影, 柔文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怅然感她缓缓把裙子拉下竖直。 一会儿,巡逻的警官脚步慢慢接近,柔文连忙爬起来把身体藏人隐密处躲起来。 心中烦闷异常,长久以来心中期待的肉慾淫靡, 虽然已得到满足的滋润但是就像小孩子被人从睡梦中唤醒, 不满的心情几乎使她疯狂大叫,混乱不满的慾情使她跄蜋地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