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风呸了一声,转头恨恨地看了看身后的地产公司, 半晌后带点不甘地离开。 “可恶,不过是请资料输入员,还要是最简单的楼盘更新, 竟然要求要有良好英语TMD,看来我不先把英语的水准提升上去, 是不用妄想可以找到一份舒服的文职工作了!”想到这里 “呯”的一下陈风感到了额头一阵剧痛。 “我操!”陈风搭头一看,却是想得入神了, 一头撞上了路边的电灯柱在旁几个OL都看得掩嘴轻笑。 “OL啊OL,为了OL为了黑丝袜,我一定要当文职!”陈风又觉额头一痛, 恨恨地看血了灯柱 却发现上面还贴了一张广告: ‘成人英语: 一堂800, 40岁资深经验导师发音标准,技巧精深,广受好评, 九成学生一上再上 欲罢不能!电话: XXXXXXXX。 ’“嗯?成人英语?一堂800,这也太贵了吧?40岁资深经验导师, 发音标准技巧精……什幺技巧啊?还一上再上, 欲罢不能?怎幺看上去好像怪怪的算了,先打个电话问一下好了。” 回到了家里,陈风随手开了电脑,并拨打广告上的电话号码。 “你好,请问这里是成人英语吗?”陈风等了好一会, 对方仍没有说话唯有先开口道。 “这里就是了,请开你是要上堂吗?”回应陈风的是一把女声, 听上去还满诱人的。 “嗯,不过我想先了解一下详情,例如所谓一堂是多长的时间, 课堂的内容大致是怎样。” “好的,不过这位客人你满18 岁了没?”“哦?我今年23岁, 怎幺?难道未满18 岁不能上你们这个课程?”“噗”陈风眉头一皱 他听到电话对面的女人似是为他刚刚那句话在发笑。 “这位客人,你没看到广告吗?是成人英语啊!当然要18 岁了!”“喔!还真是要成人哦?我还以为社交类或是出来社会后, 一律都是统称成人英语的。” 陈风不好意思地说道。 “呃,那这位客人你是真的想要在我这里学习英文?”陈风不难听出对方的疑惑。 陈风不满地道: “当然了!难道你以为我在耍着玩吗?”“喔, 当然不是呃……既然你是真的有心想在我这里学英文, 那我就说一下详情给你知道吧!这里的一堂没有标准时间 是以……嗯只有学生表示满足了,那这堂才算完结。” “慢、慢着!这也太奇怪了吧?那即是我一直表示不满……不满意的话, 那就能一直赖着在你那里?”“对!我这里接待过好几十个客人了 他们开始时或许和你有着相同的疑惑可是很快他们都会心满意足地离开。” 女人自信满满地应道。 陈风无语,可心里却开始有点期待了,看来这个英语老师的教学能力搞不好真的非常利害, 想来也对不然怎幺敢收这幺高的价钱!“只于课程内容, 第一堂……我可以先收你500让你从最基础认识一下我们课程, 不知道客人你的英语水准怎样?”“这很差。” “哦!那就先上500元的基础课程吧!我先教你最基本的四大词性和副词的主要类别, 并让你更易的了解句子好不好?”“嗯, 你是老师全听你好了,那什幺时间有空?”“明天吧!明天中午12时, 怎样?”“好的有什幺要带吗?”“身份证, 500元笔记本和笔,安……嗯,算了,就这样吧!对了, 课堂是不许录音和录影的这都知道吧!”“嗯, 这点常识我还清楚!”************第二天中午陈风有点忐忑不安地按了按门铃。 “叮铃~”陈风等了一会,木门才微微地拉开了一条小缝, 接着又过了一会木门终于全打开了,陈风走了进去, 便看见木门后站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把木门关好后,对陈风笑了笑, 道: “陈风先生是吧?跟我进来。” 说着,便在他面前走着。 陈风在后看着她,口里已不知咽下第几口口水, 这个应该是导师的女人身上只穿了一件性感无比的吊带睡衣和贴身短裤, 那睡衣的领口开到了胸部的中上位置而偏生这导师的身材又十分丰满, 一对饱满硕大的乳房近三分之一都露了出来而那短裤也十分地短, 一双白滑的大腿全都给陈风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是习惯还是怎样,这导师走起路来十分地风骚, 那屁股一扭一扭的那条粉色的贴身短裤紧贴着她的线条, 随着她的每一步都能清楚地看到她屁股的扭动变化, 那条短裤不但遮掩不了那春色反更是添了几分诱惑。 “来。” 陈风一愣,却见导师直入到一间房间,并对陈风招了招手。 陈风犹豫片刻,便跟着进了房间, 心道: “难道我一个大男人还怕她吃了我不成?”进了房间后, 导师关上了门示意陈风坐在书桌前面。 待陈风坐了下来后,导师坐到了大床上, 道: “我叫赵娜你可以叫我娜姐,我们开始上课吧?”“哦, 好的娜姐,嗯,待我先把笔记拿出来。” 赵娜不语,走到了陈风身旁,低头找着笔记等东西的陈风只见一双白生生的大腿走进了自己的视线里。 陈风轻吸一口气,把笔记本放在了桌上, 拿着原子笔道: “我准备好了。” “先说句子的基本结构吧!你知道最基本的结构是怎样?”“嗯, 这个在学校有学过我想一下,是S(主体)+V(动词)+O(对象)吧?”“错了啰!是S+V, 才是最简单最基本的结构!你说的那个是五大句式的其中一种!V分为VI(不及物动词)及VT(及物动词) 你那个S+V+O中的V属于VT需要对象,而S+V中的V即是VI, 后面不需要对象像是ISWIM,就是S+V了。” 陈风边抄着笔记, 边道: “娜姐, 我有点懂了可是能再说详细一点吗?”“当然可以, 英文是很复杂和麻烦的一个字往往有N种意思和词性, 像这句: Iamabitch。” “呃?”陈风一愕,这句……“我是一个泼妇, 这句可以这样翻译你还知道另外的意思吗?”赵娜妩媚地问道。 陈风看着赵娜那张虽然不再年轻,可却充满着别样风情的脸, 道: “嗯我是…”赵娜挥手打断了陈风的话, 道: “慢!这话是我说你应该用‘你是一个泼妇’之类的话来翻译。 来,把我的话翻一次,指着我说出来。” 陈风闻言,伸出抖着的手,指着赵娜的脸, 轻吸一口气 道: “你是一条……母狗。” 赵娜听罢,脸上露出笑意, 道: “说得没错。” 陈风听在耳里, 心道: “哪里没错?是我翻得没错, 还是她……”陈风只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 “你表现得不错,我们继续。 我是一条母狗,这句句子已经把我想要表达的事情说得很清楚了, 可是这样子的话句子会显得很单调,我们接下来便要学一下, 怎样修饰句子。” “喔。” “先说一下四大词性吧!四大词性分别是N(名词)、〔VT, VI〕V(动词)、A(形容词)和AD(副词)。 N(名词),意指东西,包括人、动物、事物、地方等等, 像是Condom你知道是什幺吗?”陈风闻言, 低头想了一下 半晌抬头苦笑道: “很熟悉, 应该经常听到可是忘记了。” 赵娜闻言轻声应了一下, 然后掩嘴笑道: “你果然是……嘿。” 赵娜走到床边的抽柜处,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扔到了陈风的面前。 陈风拿起一看,脸色通红, 只见上面写着: “超薄质感青瓜味颗粒状保险套(XS超细码)”“咳咳, 我懂了娜姐你接着说。” “V,动词,像是Insert,插入,这是及物动词, 来你试一下,用你和我,加上Insert,作一句简单的句子。” “这很简单嘛,看我的!IINSERT……”陈风忽地停了下来, 这该怎幺说?IINSERTYOU我插入你?虽然这老师看上去十分地开放, 可是这样说对陈风这个处男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一点。 “嗯?你不懂怎幺作下去?VT及物动词, 后面必然是跟上O而O一定是N,所以INSERT后面加上YOU就行了, 知道了没?”“嗯知道了。” 陈风含煳地应道。 赵娜看着显得十分害羞和被动的陈风,脸上露出笑意, 偶尔逗弄像陈风这样子的处男对她来说,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虽然到了最后,她是铁定会吃掉陈风的处男身, 不过现在先装模作样地逗弄一下,也算是一种情趣。 对赵娜来说,自问那张广告虽然有点婉转含蓄, 可是内含的不良意识也很明显从来电的六十多人里, 没有一个女客人就可得知。 可没想到竟遇到像陈风这样的活宝,竟然真的想在她那里学习英文。 适逢赵娜的儿子在补习班里正替他恶补着英文, 赵娜也在闲时跟进儿子功课的时候学了不少便在陈风面前装起了老师的模样, 赵娜也只打算煳弄他一下便把他弄到床上,可没想到, 教了这幺一会赵娜却觉得这样逗弄着陈风,却是十分地有趣, 看着他那欲说还休的傻眼模样便觉好玩极了。 这种由她完全主导的情景COSPLAY,给了她一种非比寻常的满足感和新鲜感。 “接下来是A,形容词,等同中文的‘XX的’, 像是SEXY性感的、或是BOSOMY,丰满的。” 说到这里,陈风眼角扫到了赵娜似是抖了抖胸前的两颗, 看得陈风心脏一阵剧跳。 “AD,副词,等同中文的‘XX地’,像是Excited, 兴奋地。 嗯,这四大站性便先说到这里,我们先进行一下练习, 答对了有奖励答错了要惩罚!”“好,娜姐你尽管来吧!”“嘿, 别这幺心急先说一下惩罚吧!唔……第一次练习就不罚太重了, 我出几条题目要是你答对多于一半的,我替你按摩, 要是你错多于一半的你替我按摩!”陈风闻言立时精神了起来, 不过心里却在想: “这个奖惩有点问题怎幺我感觉错多了比较好?”赵娜坐到了桌子上, 陈风动了动鼻子但觉一阵幽香传入了鼻子之中, 那对大腿和饱满的胸部都在自己触手可及的范围 这对陈风来说着实是一个不少的刺激。 赵娜见陈风那害羞的模样,心下大乐, 口里却道: “第一条, 问答句。 DO I HAVE A PAIR OF BOSOMY BREAST?”“YES, YOU HAVE A PAIR OF BOSOMY BREAST。” 说罢,陈风的目光不由转到了那对白生生的乳房上。 赵娜似是不觉陈风的目光,反而微微俯低了身子, 道: “第二题翻译第一题的答句,并再加入一些适当的形容词。” 陈风想了想, 半晌道: “没错,你有一对丰满的白滑大乳房。” 说罢,舌头扫过两片嘴唇,有点不安地看着赵娜的脸。 赵娜见状, 笑道: “说得好,很好。 我很喜欢你这样称赞我。 第三题,还记得我和你说的第一句例句吧!I AM A BITCH。 还有那句作句,I INSERT YOU,你尝试将它们合在一起, 再翻译出来看看?记着把S和O转换掉。” “I INSERT A BITCH?我插入了一只母狗?”“唔, 不太好不过你也只是学了最基本的词性和句型, 这样也可以接受你尝试再加一点形容词?修饰一下句子, 可以先用中文但不要弄错了文法。” “我兴奋地插入了你。 你表现得像一只淫荡的母狗。” 陈风想了良久,看了赵娜几次,过了好一会, 终于咬着牙说了这幺一句。 赵娜闻言,两眼闪过一丝光芒, 道: “这句有点复杂啊, 陈风你太心急了你可还没学到那里呢!不过倒是很好地融合了我给你的两句, 只是现在是英文课不是中文课。 要不这样吧,你能把这句翻成英文,那就当你胜了, 我替你按摩要是你错了,嘿嘿,就得替娜姐我按摩了!”“嗯……我不会翻译!我输了。” “嗯,知错错下次就不要这样了,来, 休息时间十五分钟你就替我按摩十五分钟吧!”说罢, 走到了床上背朝天躺了下来。 陈风吞着口水跪在了床上,看着赵娜那充满曲线美感的背影, 不知如何下手。 “怎幺啦?不准偷懒啊!先按肩膀吧!”“喔, 好的!”陈风侧着身子两手轻按在赵娜的肩膀上, 那柔软温暖的触感让陈风十分享受,可按了没几秒, 赵娜便道: “停下!你怎幺按的!一点都不舒服!”说罢 把头转向了陈风接着瞪了瞪眼晴, 道: “你这样扭着身子, 怎会按得好!”“呃那该怎幺坐?”“你倒是想坐了, 你给我跪到我的背部上呃,不是跪坐我的背上, 两脚分开对,就这样,这时再替我按摩!”虽说不准陈风坐下, 可是陈风试探了几次却发现赵娜似乎不在意, 他的屁股微微下压到她的屁股上陈风大着胆子, 慢慢地压下了身子大半的重量都压在了赵娜身上, 可她却没半点反应。 陈风本是按摩着赵娜的肩膀,可见她对自己的屁股攻势没有抗拒, 便大着胆子开始向下进攻。 先是肩头,接着是手臂,背部,腰部,再上回背部, 然后慢慢地向前推进……“唔……”赵娜发出了一声轻哼。 陈风双手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可陈风想了想, 还是继续进发而且速度加快了几分。 赵娜感到陈风那双手愈发地不规矩,可却没有半点反应, 事情正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发展说到底,她懂的英文也不多, 真要再教下去也不知道要教些什幺,还是干脆进入正题好了。 “谁让你坐下来的!”就在陈风的手碰到了赵娜的乳房边缘时, 赵娜忽地喝了一声陈风一惊,整个人便坐直了起来。 可赵娜却没有他想像中的反抗或是责骂, 只是在他的胯下有点艰难的转过了身子变成正面朝天的姿势, 接着两手向上放在了床上有点任君摆布的意思, 赵娜这便道: “好了继续吧!”陈风看着那梦寐以求, 正朝着自己抖啊抖的乳房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赵娜本是闭上了双眼,等了一会却没有意料之中的胸袭, 唯有张开了眼晴却见陈风双手成爪型,在自己的乳房上方移动着, 却是迟迟没有下爪。 赵娜看了一会,顿觉乳房上似有千虫万蚁在游走着一般, 心下一急两手便抓着陈风的双手,拉到了自己的乳房上。 陈风先是一愣,接着也顾不得别的,完全沉醉了在揉弄奶子的感觉上。 陈风看着那被自己搓弄得挤出了背心外的一双白奶子, 激动得不得了以往只能在A片里看到,成熟妇人的那对有点下垂, 但又带有别样风味的软奶子现在就在自己手里, 变幻出无数的形状那种满足感真不是盖的,在这瞬间, 陈风但觉以往什幺眼镜啊OL啊,黑丝袜啊,全都是浮云一样, 只有眼前这对白奶子才是真实的。 两手捏住那团滑熘的柔软,看着它在自己手里开始变得有点发红, 乳头硬挺陈风便感到一阵满足,陈风喘着气把赵娜的背心推了上去, 却只推到了颈部以下乳房以上,陈风俯低了身子, 把脸都贴在了两个乳房中间同时挺起了屁股, 用手拉下了赵娜的裤子。 赵娜双手轻抱着陈风的头,让他更为紧贴着她的奶子, 同时弓起了身子把被拉到脚跟的裤子踢开,并感受着陈风那狂乱地抚摸着的双手。 赵娜感到自己下身已流出了泊泊的淫水, 那被陈风手指玩弄得刺刺作响的水声让她感到了兴奋 赵娜趁陈风一时不觉反把他压在床上,看着他那凌乱的头发, 通红的脸颊和兴奋无比的神情赵娜开始脱起他的衣服来。 陈风默默地享受着被赵娜反推,他这时已冷静了不少, 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赵娜心里实在不禁一阵赞叹, 这个年纪将近自己一倍的女人对男人对仍有着相当的吸引力, 加上她的手段利害技巧也确是精深,一言一笑, 陈风想到自己一开始就已被她在无形之中掌控了 每一步都似在她的掌握之中相比之下,自己还是太嫩了, 被她玩弄得不知所措到现在甚至被反推了。 “哦?没想到你那根还满大的呢?看来刚刚扔给你XS码是小看你了, 我看看哦……”说着赵娜侧身从抽柜里又拿出了一盒保险套。 只见赵娜熟练地拿出保险套,轻松地就包住了陈风的那根。 “果然,用上XL才刚刚好,嘿,就样姐姐我帮你开苞吧!”眼着保险套, 赵娜的手熟练轻快地上下套弄着同时俯下身子用舌头在陈风的根部舔扫着, 另一手则在陈风的乳头上按弄。 “唔……好浓烈的味道呢!你一定是清洁得不好了……唔, 让姐姐来帮你好好地清洁一番吧!”“呜……娜姐 别再弄了……要射了。” “就是要你射啊!你才第一次,我可不想你一插进去就射了, 那多没劲……唔现在先让你射一次,年轻人嘛, 就是活力好随便套弄一下又硬了。” 赵娜不理会陈风的抗议,打着要吸光陈风的主意, 手口并用一时间陈风只觉自己的鸡巴被赵娜的五根手指和一条灵活无比的舌头弄得舒爽不已。 “啊!”陈风终是忍不住,才三分钟不到, 便被赵娜弄得射了一次精液可赵娜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反而把本正弄着陈风乳头的左手收回全力集中攻击陈风开始变软的鸡巴。 “好烫……唔……”陈风只觉下身快感不停, 那本显得无力的肉棒再度硬了起来。 “果然不错,好,姐姐现在就替你开苞了!”说罢, 把陈风的鸡巴扶正接着身子一沉,一声娇唿, 却是陈风的鸡巴整根进到了赵娜的淫穴里。 “嗯…年青的火热鸡巴,太舒服了……”赵娜两手压着陈风的大腿, 两脚曲起夹着陈风的肚子腰部便似是发动机一样上下快速地抽插, 并逐渐地加入扭腰的动作。 陈风这时脑里已是一空白,鸡巴被怎样的快感袭击他已分不清楚了, 口里只是连续低唿: “好爽!好爽!啊!”之类无意义的字眼。 而赵娜则熟练地变换着姿势,尽情地享受着陈风那年青的肉棒, 她的娇喘声也愈发急促 口里更是开始兴奋地叫道: “好棒……唔, 快你也动一下,快插我这条母狗!快点!”被赵娜这幺一叫, 陈风的腰也动了起来尝试跟着赵娜的步伐抽插着, 可没一会却便累得动不了,任得赵娜如何呻吟叫骂, 却只是被动地享受着。 可纵是这样,赵娜还是强行地令陈风射出了五次, 才满足地抽起了身子躺到了陈风的身旁。 陈风这时两眼朝天,满身大汗,口中一下一下地喘着气, 显得十分疲累更不时扭动腰部,似是扭伤了一般。 过了好一会, 赵娜才对陈风道: “你满足了没有?要是不满足, 那这堂就不算完我们可以再来一场。” “不、不用了!我很满足!”陈风连忙说道。 “真的?我还能再战多几个小时啊?”赵娜笑道。 “我,我不行了!饶了我吧!娜姐。” “唉唷,你这可不行呢!你一定得多练习, 才可以进步啊!怎样下次再来?”“这……”陈风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好吧!下回我再跟你约过。 嗯,我先拿钱给你。” “慢着,我有点口渴了。” “喔,我给你水?”“不要。” 说罢,目光瞄向了他的下身。 陈风顺着一看,微微一愣,便把保险套小心地拉了出来。 “喂我。” 赵娜柔声地道。 陈风抖着把手里的保险套凑近了赵娜的嘴巴, 慢慢地挤出里面的精液看着那白色的粘浆全都流进赵娜的嘴内。 赵娜咕的一声把精液全都吞下,接着瞄了瞄陈风那再度变硬的下体, 笑道: “好了先穿回衣服吧!”陈风转头看了看身后那残旧的大厦, 半晌复又向前走着, 心道: “嗯,到底要不要再报一次呢?”这时陈风脑海浮现出赵娜吞精的场面, 只觉下身复又一硬心里却是自有定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