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圆了,风也很柔和,这是一个平常而又美丽的夜晚,当然如果它不是中 元节的话。 传说,鬼节这一天鬼门大开,鬼王放出在阴间没有转世的阴魂们家探亲… ^我独自走在街上,看着街上烧着黄纸的人们,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或者 说鬼们,是的,我是阴阳眼,从小就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那时候还不能控制,经常被吓哭。 知道后来父母为我认了个师父,才学会了怎么去控制,因为我是天生的阴阳 眼,法力就要比其他人深厚的多,在师父门下学了十年,师父就让我出师了,我 是师父的唯一一个子,被师父放出山门后他就关了山门云游四方,一直到今日 也无缘得见。 这些年和师父学习的过程中,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年中元节都喜欢在 街上熘达,看这些阴魂家「探亲」,有时候也会发生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 比如现在,我前方有一个老鬼,他的家人正在给他烧着黄纸,念念有词的样 子,听起来应该是儿子和儿媳妇,那老鬼一边从火里抓钱出来,一边拉着儿媳妇 的衣服,这个时候天气还有些闷热,人们出门也穿得比较清凉,很快儿媳妇的胸 罩就被拉下了半边,老鬼的一只手顺着胸罩摸了进去。 看见我在看他,又把手拿了出来,用舌头在手上舔了起来。 我笑了笑,接着往前走。 当我拐过街角的时候,又听见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传来了一阵呻吟声。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一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不停的耸动着,女人 躺在脱下的衣服上,两条大腿向天翘着,随着男人的耸动不停的晃动着,白花花 的一片,也许会问,谁这么大胆子,竟然在这样的日子做野战?其实,在行内, 这叫鬼做。 就是男方刚刚死去不久,由法力高深的法师做指引,让他到阳间,来留下 一个种,估计是刚好赶上中元节。 当然,这样子生下来的孩子也不像其他人家的孩子,邪性的很。 今天我就碰上这么一桩,按理说我是不应该管的,看见了当做没看见,行规 如此。 就在我准备加快速度过去的时候忽然看见个影子移动过来?好吧,这次看见 的不是鬼,是个人。 走路有点微微的晃动,看来是喝多了有些,真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喝多了酒 还敢乱走的也不知道应该说他是胆子大还是嫌命长。 这醉鬼看见了地上躺着的女的,一丝不挂,已经开始奔着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 按理说,这接引的法师应该出来组织的,这没有动静是什么情况?撞破了鬼 做轻则损寿,重则丢命,因为这样的时候阴气是很重的,常人哪里容得住这样 的阴气,肯定是要大病一场。 那个做事的男鬼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铁青色的脸已经开始变得狰狞 ,嘴里漏出了獠牙,下半身在做的事也停了下来。 个纠结的……还是心肠太软,按行规来说,如果在这个时候插手是犯忌讳的 ,人家的法事就算出了问题也不要轻易插手,传了出去就是打脸短财路,可是毕 竟涉及一条人命…………算了,不管了。 我左手捏了个天罡决,指向了那个男人,一道电光射向了那个醉鬼,那醉鬼 浑身一颤晕了过去。 那男鬼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开始了他的事业。 自从离开了师父以后,我就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要是靠着看风水和做法 事来解决生活,捉鬼拿事的手段也就自然手到擒来。 像刚才的那种法事,我是向来不喜欢接的,钱少不说还容易遭鬼差记恨,得 要上下打点好些处环节,吃力不讨好。 一般向我们这行,和下边的阴差都有联系,都有一些自己交好的阴差,出现 各种状况好能帮上忙,当然,他们有什么事让我们在阳间办的,我们也会尽力帮 助。 再往上一层就是阴司,向平常说的牛头马面就是这个界级别的。 能量也要比阴差大的多。 在往上就是判官了,这一层面的很少能接触到,毕竟已经是正神了。 我今天的终点是……墓地。 走进墓园,各种鲜花和焚香过后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墓园依山而建,墓道的尽头是一座用来做弥撒的庙宇,我推开紧闭着的门走 了进去。 接着月光,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道影子晃动着。 「你来了?」 那到影子背对这我,白色的衣裙,及腰的长发,当听到开门声后一边转身一 边说到。 「恩,我来了。」 我来到了她的身边,抓起了她的手。 「这次来的是谁?」 我问道。 「看给你急的!」 她一边笑着,一边从我手中将手抽了出来。 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看着我,用一只手点着我的额头道:「今年的可不同往年 ,要求可有些不一样,就怕你到时候别应付不来。」 她叫钰姬,是我一年在街上乱逛认识的一个阴司。 当时觉得实在是长得漂亮,就用法术隐了自己跟了她一段,发现她从下面拉 了个女鬼上来让她和男人做爱。 我当时便想要收了她,因为她这样的做法是危害人间的,与女鬼做的男人经 常都是会被吸了阳气,轻则重病,重则丧命。 她当时就像我求饶,告诉我,她只是拉些女鬼上来尝尝男人的滋味,当然她 自己也经常给自己物色好对象,从中捞些钱财,不会上了男人的阳源。 这阳间有阳间赚钱的方法,在阴间自然也就有了阴间的享受,既然只是图财 ,大家的本质目的也都是一样的,我也就没有再为难她,她答应我,每年都会在 中元节给我物色好的礼物,并愿奉我为供我差遣。 我想了想,反正经常要和下面打交道,有个熟门熟路的也好办事,就收了她 做我的鬼奴,供我玩乐差遣。 「钰奴,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我坐了下来对她说。 钰姬走到了我的背后,用双手环住了我的头……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 己躺在了床上,我的身边同样躺着一个人,背对着我侧卧,以后长发散披在肩上 。 我伸手去搬她的肩膀,想让她转过身来。 「先这样吧。」 忽然躺着的女人对我说。 我也不勉强,一只手从下面串了过去摸她的胸,一只手从上面滑到了她的大 腿上,身子也紧接着挨了过去。 这女子浑身有些凉意,但是皮肤确实极其顺滑的,如同摸在了绸子上一般。柔软的胸部手感上佳,一只手根本就握不过来。 我顺着她的大腿来的摸着,胯部沾着她极富弹性的翘臀,心里想,真是极 品啊。 越想心里越是兴奋,阳具也跟着威武起来。 伸手向她的阴部摸去,阴部的毛发很浓密,当摸到她的阴户的时候,手上竟 传来了丝丝的凉意。 我拨开她散在肩上的长发吻着她仟美的脖子,一边摸着她的胸部,一边轻轻 揉着她的阴蒂,阳具在她的臀瓣中间来轻轻的摩擦着。 这时她的乳头已经开始耸立起来,唿吸也开始重了起来,下身的阴处传出一 丝丝潮气,是暖的。 我再一次去扶她的肩膀,想让她转过身来。 「你确实要这样?背对着不是也一样能做吗?」 她并没有转身。 「当然,哪有一直不朝面的道理,只是背后,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我又一用力去转她的身子。 「好吧,那你不要后悔……」 她幽幽的说道,并将身子转向了我……「我去!」 随然见过形形色色的阴魂,但是这一转身还是吓了我一跳,我从床上蹦了下 去。 月光透过窗子打在了她的脸上。长发披肩,一双丹凤眼,琼鼻挺立,芊巧的下巴,一对柳叶弯眉…………按 理说,怎么看都是一个美人的。 可是……那一张樱桃小嘴中吐出来的是一直到胸前的长舌。 着就是典型的吊死鬼形象,还是一个美丽的吊死女鬼。 我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钰姬,怎么搞得,竟然找了个这么样的来!看来 去少不得要好好调教调教她了!对面的女鬼这时已经从床上下来,盈盈的跪倒 在了我面前。 「还请大人垂帘,这次是我拜托钰姬的,我听她说,大人法力高强,想着也 许能帮我了了心愿,便央求她的。」 「那你为何用这副样子来见我?」.. 「大人,我在阴间已经快十年了,因为是枉死的孤魂野鬼没有入籍,一直无 法投胎,眼看再过些时日就要魂散,已经没法再维持容貌了,还请大人可怜可怜 我,替我超度,助我投胎转世,我不想魂飞魄散啊!」 我站在那里低头看着她,身段窈窕,面容也是一等一的极品,长发散在胸前 ,一对美乳藏在其中若隐若现,腰身纤细,浑圆的翘臀因为跪拜显得更加明显… …我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好吧,虽然这样要费些功夫,但也不是不可能办到 ,但是,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大人,我随已是阴魂,但还是处子,今晚定当全力服饰大人……」 她一般说着,一边向我爬了过来,用手握住了我的阳具。 刚才被她一吓,本来贲张的阳具已经软了下来,被她带着凉意的柔薏一握, 竟然再次膨胀起来。 她将脸凑了过来,一口将我的阳具吞进嘴里。 我只感觉到我的阳具忽然间被包裹的紧紧的舒服异常,被什么东西攀绕着来 套弄起来。 这女鬼用她的舌头将阳具绕了三圈,用嘴紧紧的吸住,头开始前后的耸动起 来。 舌头长出的一节不时的扫着我的睾丸和会阴,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我,那 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堪堪几分钟我就觉得浑身肌肉开始紧绷,我用双手抱住她的头,开始狠狠的 顶住,没一会儿就喷了出去。 我用手往她的体内打了一道法力进去,从她的嘴里将阳具拔了出来。 她的舌头开始往嘴里缩去,没一会儿就缩进嘴里。 她用手摸了摸嘴,发现舌头已经不再外伸后又是对我一拜。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别急着谢,还没完呢。」 我将她拉了起来,放在了床上。 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她被我一番挑逗就已经春水茵茵,我把她放在了床上, 开始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用膝盖轻轻的摩擦着她的阴户, 手也没闲着,开始揉搓着她的胸部。 她的胸部呈倒钟型,柔软但是坚挺,即便是躺了下来也是耸立着,乳尖随着 我的动作微微的晃动着,硬硬的挺立着。 她的双腿开始不自觉的绞住了我的腿,嘴里发出了微喘……「啊……好舒服 ……」 我顺着她的脖子已经亲吻到了她的胸部,她的乳头被我唅在了嘴里,牙齿轻 轻的咬着她的乳头,一只手在她的乳头上画着圈,不是的揉捏她的乳房。 她的腰开始向上不时的弓了起来,一上一下的。 被她夹在双腿中间的大腿已经明显感觉到中间的湿润,我知道,是时候了。 我坐起了身子,分开了她的大腿,向她的花园望去,她羞涩的偏过了头,一 只手半遮掩的挡住了脸。 她的阴户很漂亮,阴毛比较浓密,因为刚才的摩擦,被我分开大腿阴唇已将 张开,将那片粉嫩的美好绽放在了我的面前,小阴唇半遮半掩的护着里面的粉肉 ,一张一的诱惑着我。 人说观面识器,她的鼻子直挺温润,怪不得阴部长得这样好看,想来也是名 器。 想到这里我俯身下去,当我靠在了她的身上的时候,明显感觉她的身体开始 紧绷。 「我……我还是第一次,请大人怜惜我……」 她将手从脸上拿了下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我没有答她,用阳具在她的阴门门口开始轻轻的蹭了起来。 「啊……好痒,但是有觉得好舒服,啊……」 就在她呻吟的时候我下身一用力,挺身插了进去……「啊!!好疼!」 她浑身弓了起来,两手紧抓我的后背,带着哭音叫了起来。 我明显感觉到捅过了什么,低头看看却没有血迹,想想也是,已经是死了一 次的了,还哪里会有血呢。 插进去后,明显感觉里面的肉壁挤了过来,将我的阳具包的紧紧的,能感觉 到肉芽在上面一点点的蠕动着。 我插进去后就那么停了下来,一边亲吻她一边听着她喘息,片刻之后,她又 开始轻微的扭动起了身子。 我开始慢慢的耸动起了下身「恩……唔……」 如同小猫的呻吟一般,她开始轻声的哼了起来。 我开始用起了九浅一深的法子,用阳具紧紧的顶住她的里面轻轻的摩擦,九 下过后拔到门口在一下深入,没过一会儿她便浑身颤抖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后背 抖了起来。 「啊,好舒服!啊!啊!!」 我想这是她做人做鬼以来的第一次高潮吧。 我将她的腿抗在了我的肩上,用起了老汉推车。 这个姿势能够让阳具进的更深,很是刺激,女人很少有能撑得住的。 这次我开始大开大的抽插起来,不时的将阳具定在她的子宫口晃动她的屁 股研磨花心,顶的她眼睛直上翻,浪叫起来。 「啊,顶到了,啊!不要在来了,真的不要了,唔…………饶了我吧,不要 了……」 她越是这么叫越是刺激我,我的动作也越来越重。 她阴道内的肉壁,层层迭迭的包着我,无论是插入还是拔出都要使上力气不 行,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吸的也越来越近,尤其是顶在子宫口的时候里面狠 狠的被吸住,舒服的我也轻声哼了起来。 「啊!!啊!!!又要尿出来了,要尿了,要尿了,快停下,呜呜……快停 下,我不要来了!」 也不知道抽插了多久,她已经高潮了几次,忽然她带着哭音叫了起来,本来 软下去的身子又紧紧的蹦了起来,两条大腿紧紧的箍在了我的腰间,双手紧紧的 抱住了我的脖子,浑身吊在了我的身上。 「啊!~!~!…………」 这时我就感觉一股热流还带着些许凉意浇在了我的龟头上,烫的我浑身哆嗦 一下射了出去。 下体也感觉被什么冲了下,热乎乎的。 低头一看,竟然是从她的尿道里流出了粘稠的一股液体。 竟然是潮喷,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心头一热,将她的身子翻了过去又压了上去…………当圆月西下的时候, 我从床上站了起来,掐了一个法决又身到了庙堂之中。 钰姬看我身形显现立刻上前倚在我的身上问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斜眼瞟了她一下说:「竟然已经胆子大到敢算计我了?!等我头再和你 算账!」 钰姬也不说话,一首轻掩双唇痴痴地笑了起来。 几日后,我开了坛,给那名女鬼进行了超度,保她魂魄凝聚能够入籍去投胎。 隐约中,我看见她对着我盈盈拜下……